首页 | 中国江西网 | 论坛 | 博客 | 社区 |   新闻:0791-86849275 广告:86847125 手机报:86849913

致敬! 酷暑中最可爱的人


 大江网   2017-07-17 08:07:49 来源:中国江西网 编辑:徐杰 作者:
[浏览字号: ]

        编者按

        又到一年三伏时!

        随着一波高温天的袭来,南昌这个“火炉城市”变得名副其实。当我们畏惧户外的艳阳,躲在空调房里惬意地享受清凉的时候,还有很多劳动者不得不忍受着高温酷暑,为这座城市的正常运转默默付出。

        他们中,有在铁水和高温转炉前炙烤的炼钢工人,有挥汗如雨在工地上坚守的建筑工人,有连续48小时奋战在抢修一线的电力工人,有在能烤化鞋底的滚烫马路上执勤的交通辅警……

        从今天起,本报推出“关注高温”系列报道,今天为第一期《高温下的坚守》。本报记者分头出击,奔赴那些最苦、最热的劳动岗位,记录高温天里劳动者们的坚忍和汗水。

    工作人员指挥抵达的飞机进入既定位置。本报记者 徐 铮摄

        机场机务员:身上的衣服没干过

        中国江西网讯(记者 赵影 实习生 余园园)7月14日下午2点,到达南昌昌北国际机场的CA1511次航班旅客通过廊桥缓缓走入有舒适空调的候机大楼。此时,身着荧光背心的机场机务工程部高司哲和同事老梁正绕着飞机紧张有序地进行一系列安全检查。

        “从飞机落地到飞机起飞,我们要对照工卡的检查项,针对各项参数,逐项对飞机各部位进行体检,体检合格的飞机才能签字放行。”高司哲边说边和老梁相互配合着,在没有丝毫绿意的空旷机坪上,毫无遮挡地工作着。

        当日,气温达到36℃,温度计显示地面温度超50℃,空调冷却器出口60多℃,飞机发动机尾风口达200℃以上。而这些部位,恰恰是需要机务人员“贴近”检查的关键项目。

        在太阳直射下,飞机周身已经热浪滚滚,记者站在飞机发动机旁吸一口气都感觉要窒息。“热炸了,身上的衣服没有干过。”从早上8时45分上班到现在,身处多个热源中的高司哲已经在烈日下站了近6个小时。出了一身又一身的汗,来不及换衣服,汗里的盐分沁入衣服里。记者注意到他身上的藏青色衣服肩背处已经磨白。

        “现在是暑运的高峰期,也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为了保障飞机安全飞行,经常要工作到第二天凌晨。”高司哲笑着说,即使汗流浃背,在飞机的强大气浪前,也能被“瞬间风干”。

        “干活不会想着热不热。毕竟精力有限,需要全神贯注。”高司哲表示,虽然自己主要是和机器打交道的幕后人员,但能在有限的时间里,保障旅客顺利出行,“在机坪这个烘烤架上工作也值了”。

    “钢铁侠”被炉火映红了脸。 张宝文摄

        钢铁工人:60℃高温里挥汗如雨

        中国江西网讯(记者 余红举 实习生 孙地祥)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来到方大特钢冶炼车间,似乎找到了答案:“工人用汗水炼成的!”

        7月14日10时26分,在冶炼车间门口,因为不懂“行情”,穿着凉鞋的实习生被冶炼车间工作人员挡在门外,被告知:“避免烫伤!”的确如此,记者行走在冶炼转炉旁的“天梯”上,扶手“炙手可热”。

        冶炼车间现场,工程师刘佳浩告诉记者,从理论上来讲,夏天是炼钢的最佳时机,热度容易保存,不易挥发。可苦了工人,每天挥汗如雨地坚持工作,身上的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

        在冶炼现场,铁水注入转炉内炼钢那刻,上千摄氏度高温炼化的铁水亮得刺眼,热浪也是一阵又一阵扑来,待了七八分钟,记者衣服完全湿透。炉边忙碌的工人更是汗流浃背,一旁大功率的鼓风机送来的不是凉意,而是周围热腾腾的空气。刘佳浩说:“1600℃的转炉大约30分钟出一次钢水,当新一轮的铁水注入炉内进行冶炼时,周边温度高达60℃以上。”

        冶炼车间副主任吴刚却从7时开始,一直坚守在炉旁指挥,在现场协调生产、控制节奏。即使在如此高温下,依然穿戴严实,头戴红色安全帽,身穿深蓝色的长裤长袖劳保服,扎紧袖口,系紧领口,搭在脖子上的旧毛巾已被汗水湿透,时不时还要对转炉炉况进行观察,利用生产间隙时间,面对冒着火焰的炉子,手投修补料,对炉况进行修补。吴刚说:“手抛的是耐火材料,要对转炉进行定点修复,避免转炉薄弱部位温度过高。手抛料要眼疾手快,只要多停留两三秒,口罩与手套就要烧着。”他拿出特制的手套给记者看了看:“外表有焦煳的痕迹。”

        利用间隙,回到装有空调的操作室采访时,吴刚衣服上慢慢泛出淡淡的盐渍。他拿着该公司为员工定制的“员工饮用盐汽水”,咕咚喝了一半:“1小时要补充一瓶,不然吃不消!”而当天记者采访的班组有16人,人人对此都笑称:“已经习惯了。”

        采访结束,走出方大特钢冶炼车间,记者瞬间感觉到室外的“凉爽”。此时,停放在室外的车辆显示温度37℃!

    潘光林正在施工。 本报记者 徐黎明摄

        建筑工人:一天喝了5公斤水

        中国江西网讯(记者 徐黎明 实习生 程维力)骄阳烈日,热浪袭人。从7月12日开始,南昌城首次迎来高温日后,高温天一个接一个,热浪一波高过一波,宛若一个火炉。酷暑中,有这样一群人挥汗如雨,坚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让人肃然起敬。

        7月15日,下午2点。在红谷滩新区莱蒙都会商业中心的工地上,切割机的轰鸣、钢架的敲打声在酷暑的阳光下显得异常响亮。50岁的潘光林是工地上的一名外架工,主要拼装和拆卸建筑外墙的铁架。潘光林的皮肤早已晒成古铜色,在4层楼高的建筑外架上,他小心翼翼地在架子上移动步子,用扳手熟练地解除铁架之间的环扣,此时,汗水已经浸湿了他整个后背。每拆下一块铁架,他会擦一擦脸上的汗水。午时的工地上,到处都晒得滚烫,累了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潘师傅只得不停补充水分,由于出汗多,他一天要喝5公斤的水。

        潘师傅是安徽六安人,来南昌5年了。在这个工地上,他每天要工作8个小时,由于是在户外作业,为避开高温时段,每天6时30分开工干到10时30分,下午从2时再干到6时。今年,妻子和一对儿女也来南昌打拼,一家人在附近租了房,工作虽然辛苦,但是下班后一家人其乐融融在一起,日子也算美满,潘师傅对此感到很满足。

        烈日下,工地上升腾起阵阵热浪。此时的气温已经突破了36℃,地表温度达到55℃。潘师傅说,针对入伏以来的高温天气,工地会定期发放避暑药物,提供饮水,而且很人性化地让工人们自行调整作息时间,避开高温时段。

    电力工人汗流浃背。

        电力工人:鞋子里一半都是汗水

        中国江西网讯(记者 蔡颖辉)他们,在这酷暑之际给千家万户送去清凉,自己却要在炎炎夏日中奔波,抢修各处电力设施故障。为尽快恢复供电,他们有时甚至48个小时连续奋战在电力抢修一线,脚下的鞋子能倒出水来。

        7月14日10时,记者来到位于万寿宫附近的一处工地上,南昌供电公司的维护班组正在这里紧张地安装电力设备。

        “正常时候实施三班运转,上一天班24个小时,然后休息两天,但入伏后进入用电高峰期,目前缺人手,只能上24个小时休息一天。”班长熊路告诉记者,他们3个班10余人负责整个西湖区的电力设备维护安装,忙得停不下来。“由于工作特殊性,这个班组已24小时工作没休息,本来应该今天早上下班的,但现在还是走不了,啥时下班还无法确定。像这样的情况很普遍,最长我们曾连续工作48个小时。”

        现场的工人师傅们满脸淌汗,却无暇顾及,身上的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记者用专用测温设备对正在工作的师傅们身上的衣服一扫,很快显现出58.4℃,鞋底温度则达61℃,师傅们手上的电缆温度达到55℃。

        看见记者惊讶于现场的高温,熊路笑着说:“这在我们的工作中算普通温度了,最怕的就是有时为了保障供电,要穿上绝缘衣带电作业!那必须从头到脚遮得严严实实,人在绝缘服里能感受到高温,流出的汗却排不出去。一下来,工作套鞋里一半都是汗水。”

    货运列车检车员钟文杰在为列车“体检”。本报记者 万仁辉摄

        铁路检车员:检一趟车弯腰250次

        中国江西网讯(记者 万仁辉 实习生 郑莹莹)7月14日,入伏第三天。当日10时,南昌南车辆段向塘西运用二车间列检作业场内温度已达42摄氏度。向塘编组场担负着华东地区铁路货物列车的解编任务,这个作业场一天24小时大概有70多趟车经过。

        随着一趟从株洲方向开来的货运列车停靠作业场,向塘西运用二车间检车员钟文杰与另外3名同事一起,开始对该车进行安全检查。

        身着橙色长袖工作服,手拿检点锤,腰挎工具包,钟文杰从这趟货运列车的第一节车厢开始,不断弯腰,敲击闸瓦、车钩、转向架等制动配件,为其“体检”。

        4名检车员合作,检查一列货运列车的时间约为半小时。从第一节车厢检查到作业指定位置,钟文杰大概走了近2000米。这一过程中,据不完全统计,他敲击各配件总计约1500次,弯腰约250次。

        钟文杰反复敲击配件、弯腰检查时,货车和铁轨周围温度已超过50℃。结束这趟车的检查工作后,钟文杰停下来接受记者采访时,额头沁满汗珠,后背湿透。

        “当白班时,检车员需要连续工作10小时。因为中午也有货车到达,所以我们常常不能按时吃午饭。”钟文杰说。

        记者注意到,在列检作业场内,列车之间没有任何遮挡物,考虑到行车安全,工作人员也不能携带除帽子以外的遮阳设备入场。站在货运车辆旁边,太阳直射下,汗水顺着钟文杰的脸颊往下滴。

        “检车员工作涉及货运列车行车安全,天气热点没事,安全第一。”随手擦去脸上的汗水,钟文杰取来一块新的闸瓦,钻到列车底下,将之前检出磨损严重的旧闸瓦换下。

    辅警正浇水给鞋底降温。

        交通辅警:鞋底不浇水会烤化

        中国江西网讯(记者 蔡颖辉)“请不要越过黄线!”7月16日10时30分,顶着烈日,南昌市交管局红谷滩大队的辅警赵志伟满头大汗地维护着龙腾路口的交通秩序,每天要站5个多小时的他,像这样劝阻和打手势,每天要重复数百次。

        入伏后,南昌进入“烧烤模式”,赵志伟所站的路口除了热浪外,来往机动车喷出的热气也加剧着这里的气温升高。记者拿温度计往赵志伟的衣服上放了几秒钟,瞬间就到达温度计的最高值40℃。

        “身上还不是温度最高的,反正都是一会湿掉一会烤干,最难受的是脚!”赵志伟说,在这种天气站岗,鞋底烤得受不了,隔段时间就要往鞋底浇水。“有一次可能是烤得太厉害了,长时间站立没动,一抬脚,鞋都没提起来,鞋底烤化了和路面粘在了一起。用力拔起来后,鞋跟脱落了。这工作太费鞋了,对我而言,能穿两个月不坏的皮鞋就是质量非常好的了。”

        “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是辅警上班时的真实写照。“这种天气喝四五瓶水都不会小便,全出汗出掉了,身上一股汗馊味。”赵志伟说,每天回家想抱抱儿子,儿子都嫌弃他身上汗臭味,不让他抱。“像我们这些辅警,都有个职业病,就是脚上出汗太多,都会得脚气。”

        尽管工作辛苦,但像赵志伟这样的辅警仍每天坚守岗位,维护交通秩序和市民出行安全。令他们感动的是,经常有附近群众看他们辛苦,主动买水送到岗位上来给他们解渴并说一声“辛苦你们了”。赵志伟说:“每次遇到到这样的时刻,在这热天里,比吃了冰镇西瓜还让人舒服。”

    冷飞准备开始送件。

        快递小哥:室外等候 体验“上蒸下煮”

        中国江西网讯(记者 万仁辉)7月13日,入伏第二天,南昌气温达35℃。12时30分,送完上午第一批150件快递,快递员冷飞骑着电动车,顶着烈日,从红谷滩万达广场返回中国邮政速递物流凤凰洲揽投部。

        冷飞今年30岁,进入快递行业已有4年时间,目前负责的揽投区域包括莱蒙都会小区和万达广场,日均投递和揽收的快件总量约为300件。

        “对于我们这行来说,三伏天、‘双11’、春节这几个阶段比较累,其中三伏天最难熬。”冷飞说,“双11”快件总量大,快递员只需延长工作时间,但三伏天气温高,随便跑几步就容易出汗,每天软件计算步数都超过2万步。

        吃完中饭,打盹半小时左右,14时,当日第二辆转趟车抵达揽投部,冷飞立刻拿出PDA终端机点货。确认80件无误后,冷飞将所有快件装车,然后带好水准备出发。“冬天,一天喝一瓶水就够了,三伏天,一天要喝10瓶水。”冷飞说。

        按平时规律,冷飞上午送一趟货,下午送两趟货,进入三伏天后,14时到16时这一时段的第二趟最辛苦。14时15分,室外热气蒸腾,地面温度接近40摄氏度。冷飞骑上电动车,从揽投部出发送件。

        在冷飞看来,高温天气到来后,较于万达广场,莱蒙都会小区的送件任务相对更费力气。对于该小区南区14栋楼、北区11栋楼的所有位置,冷飞早已烂熟于心。但因各栋楼之间无遮挡物,冷飞来回送件时,一路顶着太阳小跑,几趟下来便大汗淋漓。

        遇到收件人暂时不在家,需要等10来分钟的,为防电动车上的快件丢失,冷飞得站在电动车旁等收件人。因快递电动车不允许进小区,只能停在小区外,冷飞因此也只能站在室外等人。“等的时间久了,就完全能体会‘上蒸下煮’的感觉。”

    王香女(右)正在工作。本报记者 陈 璋摄

        环卫工人:每天要晒“清洁照”

        中国江西网讯(记者 陈 璋 实习生 张婷)左手拿簸箕,右手握扫帚,口袋里还有一部随时可能接到“任务单”的手机。南昌市红谷滩新区沙井环卫所的工人王香女,不论温度有多高,仍然坚持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坚守着“垃圾落地不超过10分钟”的工作准则。

        7月13日,入伏第二天,气温上升至36度。为了体验环卫工人的辛苦,中午14时,记者来到雄州路,穿上长袖外套和裤子,接过清扫工具,跟着王香女,不到5分钟就被闷得透不过气。抬头看一眼王香女,汗珠从她黝黑的额头上不停渗出,后背也早已湿透,隔着外套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记者试图从口袋里面掏出纸巾递给王香女,她摇了摇手,笑着说,“我们都已经习惯了。”王香女告诉记者,自己今年58岁,干环卫工作已有15年,现在是一个拥有44名工人班组的班长。每天早上4点多起床,干完7小时还会额外加班四五个小时。

        “2002年刚进来的时候,红谷滩发展刚刚起步,每天都要扫很多裸石,累得回家都切不动菜。”王香女说,也想过退出不做,但慢慢坚持下来后就好多了。“现在马路干净,还有扫地车,比以前轻松不少。”

        正聊着,王香女突然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对着刚扫完的区域拍了一张照片。面对记者的疑惑,她说,现在环卫所给她配了一部手机,每天都要拍照上传到微信工作群,实时汇报工作情况。

        “因为我负责的地方属于重点区域,一般垃圾落地不能超过10分钟。有时候城管天眼监控中心发现卫生问题后,还会派发单子到群里,我们两个小时内必须处理完。”面对刺眼的阳光,王香女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直到看着刚拍的图片上传成功,才把手机放进口袋继续工作。

        体验了近一个小时,记者脱下外套,原本的衬衣紧紧贴在身上,轻轻一拧,汗水就顺着腰间流下。离开时,王香女说,再坚持一年多就可以退休了。“我身体除了高血压,其他都没问题。”

    郭福英在菜地里摘菜。本报记者 徐黎明摄

        菜农:遮阳伞罩着还是像烤炉

        中国江西网讯(记者 徐黎明 实习生 程维力)东湖区扬子洲镇是南昌市的老蔬菜基地,常年蔬菜面积约有8600亩,以叶绿蔬菜和棚菜类为主,其中叶绿蔬菜占南昌蔬菜市场份额40%左右。7月16日中午,在该镇的三联村菜地里,远远望去,还能看到热浪的蒸腾。而在热浪中,有这样一群高温下为城市带来新鲜果蔬的菜农们在辛勤劳作。

        59岁的郭福英带着草帽,蹲在菜地里采摘长势茂盛的苋菜。天气太热,地表温度达50℃以上,郭福英弄了一把硕大的遮阳伞,菜采摘到哪里,遮阳伞就移到哪。尽管有伞罩着,但伞下仍然像个大烤炉,郭福英额头的汗水汇成线,顺着帽子系带滴到地面。

        “虽然天气热,但地里这些成熟的菜得赶紧收,要不会坏掉。这样的天气,是要趁早下地收菜的。”郭福英说,这块苋菜地是5月底种下的,经历了前段时间的连续降雨,如今终于要有了收成。对于菜农来说,相比在烈日下采摘蔬菜,种菜的过程和销路往往更受煎熬。今年6月中旬以来,连绵不断的降雨,让郭福英寝食难安,她每天都要去菜地清沟排水,被淹的菜地退水后,她在农技员的帮助下开展生产自救。蔬菜长势转好后,她每天凌晨一点半就要起床,将采摘的蔬菜拉到批发市场,等待批发商来收菜,一天只睡4个小时。

        让郭福英感到欣慰的是,相比往年同期,今年的蔬菜价格上涨了不少。看着蔬菜变成一张张钞票,一天的劳累和汗水,也会烟消云散。

     



    新闻:0791-86849275  广告:86847125  手机报:86847093   
     相 关 新 闻
      中国江西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 1、凡本网注明“中国江西网讯”或“中国江西网”、“大江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江西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江西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 2、凡本网注明“中国江西网讯[XXX报]”或“中国江西网-XXX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江西日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江西网·XXX报”。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江西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不授权任何机构、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截取、复制和使用。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4.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联系方式:中国江西网 电话:0791-86849032
      版权所有©中国江西新闻网    新闻:0791-86849275    广告:0791-86847125    手机报:0791-86847093    
      赣ICP备案:赣B2-20050349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赣B2--20120039    新出网证(赣)字06号
      网络视听许可:1407206号   文网文 [2009] 144号    赣演经字编号048
      主管:中共江西省委宣传部  中共江西省委外宣办  江西省人民政府新闻办  主办:江西日报社